《重生之九零年代》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陈青云赵跃华小说阅读

都市生活 2021-09-15 10:10:27 主角:陈青云赵跃华 作者:指尖风月
重生之九零年代 已完结

重生之九零年代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指尖风月 主角:陈青云赵跃华

《重生之九零年代》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陈青云赵跃华小说阅读

《重生之九零年代》小说介绍

主角叫陈青云赵跃华的书名叫《重生之九零年代》,它的作者是指尖风月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觉醒来,陈青云重生到了90年代。 那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整个社会都处在变革的大潮之中。 站在时代的浪尖,手握命运的轮盘,一切从头开始…… 陈青云说:以前没赚到的钱我要赚;以前追不到的校花我要让你高攀不起;上辈子所有的遗憾,这一世我要全部弥补。...

点击查看 主角陈青云穿越小说 更多相关内容

《重生之九零年代》第6章 断绝父子关系免费试读

没过多久,蔡桂红就准备好了今天的晚饭。

说实在的,看到桌上这些菜,陈青云是没有多大胃口的。

豆豉、咸菜、腐乳、再配上一盘新鲜的煎豆腐,这就是整张桌子上最好的一道菜了。

他从小就是吃这些东西长大的,如今看到这些就皱眉头。

“怎么了,怎么不吃啊?”

蔡桂红见陈青云拿着筷子迟迟不动。

陈青云回过神来,大口扒饭,开心道:“妈,还是你做的饭好吃。”

上辈子自从母亲走了之后,陈青云就再也没有尝到过母亲的手艺,再次吃到这熟悉的味道,竟然让他的鼻尖有些泛酸。

一家人正在吃饭,有个人影出现在了堂屋门口。

看到这人,陈巩当场就气得拍桌暴怒,“你个畜生,还回来做什么!”

门口站着的正是陈青云的哥哥陈青山。

陈青山比陈青云大了四岁,今年二十二,正是不学好,跟着乡里那群二流子瞎混的年纪。

因为他是老大,从小得母亲宠爱,家里什么好吃的都是给他先吃,所以他是三兄妹之中唯一的一个胖子。

陈青山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自顾走进了屋里。

陈巩吼道:“还有脸回来,滚出去!”

陈青山说道:“这里是我家,我凭什么滚。”

“你这个畜生,这个家被你祸害成了什么样子。”

“我是畜生,那你是什么,老畜生?”

“你!看我今天不劈了你!”

陈巩被陈青山怼得怒火攻心,起身冲向柴房,眨眼便拿了一把柴刀出来。

看到陈巩动刀,蔡桂红拼命将他拦住,“不行,他是我们儿子,你要劈就劈我。”

陈巩本就是个没什么狠心的人,被蔡桂红一拦,气得把柴刀往地上一砸,指着蔡桂红骂道:“慈母多败儿,这就是你宠出来的好儿子!”

蔡桂红忍着骂,在两人之间说和。

这一幕陈青云一直看在眼里,他全程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插一句话。

这样的景象在他的记忆中不知道进行过多少次了,以前家里经常就是因为这些事情闹得不可开交,每一次也都是以陈巩摔东西、蔡桂红苦口婆心的说和结束。

其实在陈青云的心里,对母亲偏心哥哥的事情是有些芥蒂的。

他和妹妹陈芳从小到大显然就没有得到过蔡桂红那么多的关心,这一点虽然谁都没说起过,但大家心知肚明。

或许陈巩的那句话真的说对了,陈青山成为如今这副鬼样子,与蔡桂红从小的溺爱有着很重要的关系。

陈巩一个人去了屋后抽闷烟,留下蔡桂红和三个孩子。

“青山,你也是,他是你爸,不要总是和他对着来。”

“这事你管不着。”

“行,我管不着……”

“给我拿二十块钱来。”

“你要钱做什么?”

陈青山不耐烦道:“别问我做什么,赶紧给我拿来。”

蔡桂红两手尴尬地摸着衣兜,家里现在都快没米下锅,她哪里来的钱。

“算了,就知道你靠不住。”

“要不妈再想想办法。”

“我现在不要你想办法,我要钱!”

看到陈青山的态度逐渐变得凶恶起来,一旁的陈芳有些被吓到。

小姑娘战战兢兢地说:“哥,我那里还有点零钱,是我给学校食堂捡柴火换的。”

陈青山喜道:“那还等什么,快拿来啊!”

“芳,坐着。”

陈青云终于看不下去,叫住了陈芳。

前世今生,陈青云对陈青山就没有亲情只有仇恨,要不是这个不孝子,陈家就不会落得家破人亡的结局。

他沉着脸坐在那里,大有和陈青山对着来的架势,屋子里气氛一下子肃然起来。

陈青山意外地看着陈青云,撇嘴笑了笑,“二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青云毫不客气道:“你在外面赌钱我不管,可你要是还找家里要钱,这事我不能袖手旁观。”

“我是你大哥,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你找小芳要钱,我就要阻止你。”

陈青山不屑地笑了起来,“二弟,长大了啊,敢和我这个哥哥叫板了。”

陈青云只道:“我要守护这个家,任何人想破坏这个家都不行。”

“小芳,把你的钱拿来给我!”

“大哥……”

“小芳,坐着,哪儿都不许去!”

“二哥……”

陈芳被夹在两个哥哥之间,一时间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陈青山来了火气,挽起袖子就要上来揪陈青云的衣领。

陈青云没有半点退让,和陈青山推搡了起来。

两人这一通扭打,把饭桌也给掀翻,碗筷叮叮哐哐地全都砸在地上。

陈芳被眼前的场景吓得不敢动,蔡桂红在一旁不停地劝架。

听闻堂屋里的动静,陈巩闻声赶来,结果看到陈青山正骑在陈青云身上,一时间怒火再也无法压制,抄起门口的一根扁担,对着陈青山背后就是一顿猛抽。

竹子的扁担打在肉上,发出惊心的声响。

陈巩是个庄稼汉,一股子蛮劲,第三下打上去,扁担都被打成了两截。

蔡桂红一看大儿子都翻白眼了,差点给当场打去世,赶紧挡在陈青山背后,喊着要打就把他们娘俩一块打死算了。

陈巩悲从中来,扔了断成两截的扁担,指着陈青山吼道:“你个畜生不如的东西,给我滚出陈家。”

陈青山怀恨在心地瞪着陈巩,叫道:“行啊陈巩,今天你对我做的事情我都记着,我陈青山从此以后不再是这个家的人,和你陈巩断绝父子关系。”

“滚,马上滚!”

“我滚,我滚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

陈青山撂下狠话,夺门而去。

堂屋里,被掀翻的桌子,摔得满地都是的碗筷。

愤怒的陈巩,哭泣的蔡桂红,惊愕的陈芳,还有被揍肿了脸颊的陈青云。

这场景就像是一张照片,大家都愣愣地站在那里,久久没有从刚才的情绪中缓过来。

陈青云心里不是滋味,尤其是母亲对大哥的偏爱,更让他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果不是她从小的溺爱纵容,陈青山或许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再没心情在堂屋里待下去,陈青云丢下一句话,躲进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