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神医尊》全章节小说_秦嬴苏予杺全文阅读

都市生活 2021-10-13 15:28:30 主角:秦嬴苏予杺 作者:咫尺间
阎神医尊 已完结

阎神医尊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咫尺间 主角:秦嬴苏予杺

《阎神医尊》全章节小说_秦嬴苏予杺全文阅读

《阎神医尊》小说介绍

作者咫尺间笔下塑造的主人公是秦嬴苏予杺的小说,《阎神医尊》堪称作者的经典之作,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是本值得一看的小说。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是无所不能的阎罗医尊,既可以一指夺人性命,又可以一指起死回生。如今面对一个五岁萌娃的各种提问,却日趋崩溃…… 爸爸,我对着镜子吃苹果,是不是就等于吃了两个苹果?爸爸,我牙齿里的虫子好可怜啊,我能不能买点糖给它们吃?爸爸,等我长大可不可以也组建一支军团,谁不听话就不给他发棒棒糖?...

点击查看 秦嬴阎罗青君 更多相关内容

《阎神医尊》第8章 谁的爸爸最豪横免费试读

“呜……呜……”

徐璈只能从喉咙深处挤出这样一个含糊不清的音节。

也不知道是在恐惧,还是在说“我”。

纵横西杭多年的徐璈,没想到竟然在江州一所幼儿园里栽了跟头。

这也是他头一次被人用一支铅笔恐吓到语无伦次,要是传出去,不知道要被多少江湖人士笑话。

徐璈瞳底忍不住闪过一抹戾色。

“秦先生,徐先生……这里是幼儿园!请注意两位的行为对孩子可能产生的影响!”

女教师虽然也被吓得花容失色,不过还是鼓起勇气站出来制止道。

“林老师想多了,我只是跟徐先生开个玩笑而已。徐先生,您看我这只铅笔削的尖不尖?”

秦嬴缓缓将铅笔从徐璈嘴里抽出,问道。

徐璈惊魂未定的点点头:“尖!很尖!改天我也会让阁下欣赏一下我的削铅笔技术!”

这就是明晃晃的威胁了。

显然徐璈不肯咽下这口气,准备在外面报复秦嬴。

秦嬴眼睛微微眯起,瞳中杀机涌动。

换做以前,秦嬴毫不介意当场将徐璈格杀。

作为一个同时站在武道跟医道巅峰的男人,有几十种手段可以做到杀人不见血。

届时徐璈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就会倒地身亡。

只是一想到兮兮可能是自己女儿,想到这种行为可能会对兮兮造成的心理影响,秦嬴还是按捺下了心中的杀意。

就让这个徐璈暂且多活一会儿!

只是秦嬴显然低估了自己对于兮兮这个小迷妹的影响力。

兮兮看着秦嬴举动,先是一脸呆滞,随即笑靥如花,拍手大叫起来:“太帅了!就跟小魔仙里的黑暗王子一样帅!”

秦嬴脸色一黑。

黑暗王子?

那不是一个反派吗?

有这样夸人的吗?

兮兮没有注意到秦嬴脸色,转头对小胖子徐小波说道:“哼!徐小波,这下看你还敢不敢说我没有爸爸!你总吹你爸爸多么豪横,我爸爸可比你爸爸豪横多了!”

徐小波怎么肯服气,叉着腰反驳道:“就算你有爸爸,那也没我爸爸豪横!我爸爸才是最豪横的!”

“我爸爸最豪横!”

“我爸爸最豪横!”

……

两个小家伙,却是为了谁的爸爸更豪横而大吵起来。

秦嬴则一脸懵逼的看着两人。

他不懂,自己才离开五年,这世界就已经变化这么快了?

为什么有些字单独分开他认识,连在一起就听不懂了呢?

女教师一脸尴尬,斥责道:“兮兮、小波,老师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学一些乱七八糟的网络词汇!老师请你们家长来,是让你们分清对错,而不是让你们比较谁的家长更豪横……”

只是女教师的话显然没有作用。

两个孩子已经沉浸在了“谁爸爸更豪横”的世界中,难以自拔。

到最后,争辩失利的徐小波直接气呼呼喊道:“你要能证明你爸爸比我爸爸豪横,我就跟你道歉!以后认你做大哥!”

“……”

徐小波这话一出,让办公室三个大人同时额头浮现几道黑线。

现在的孩子,整天都学些什么啊!

“说话算话!你认我做大哥,我教你打……学习!”

兮兮还是机灵,及时收住了“打人”两个字,改成了“学习”。

“好!”

两个孩子却是以另一种方式达成了和解。

兮兮跟徐小波同时转向秦嬴跟徐璈。

“爸爸,你跟徐小波(苏子兮)爸爸比一比!”

换成其他人说这种话,不管是秦嬴还是徐璈,都不会理会。

但是换成自家孩子,那就没办法不理了。

毕竟每个爸爸,都是孩子心中的超级英雄。

要是认怂,不光自己的脸面丢光,连孩子的自尊心也会受到伤害。

秦嬴跟徐璈破天荒的达成一致,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不行!这里是幼儿园,不是你们逞凶斗狠的拳击场!”

女教师果断拒绝。

秦嬴笑了笑:“林老师放心,就算比,我们也不会采用打架斗殴那种暴力手段,我们肯定要给孩子树立一个积极正面的形象。”

“什么意思?”

女教师跟徐璈都有点不解。

秦嬴接着解释道:“我们可以文斗。比如刚才徐先生说我家兮兮是杂种,那我就用杂种这个词语出个对联,请徐先生对一对。”

“徐先生请听上联:稻梁菽麦棃粟这些杂种,哪个是先生?”

稻梁菽麦棃粟,全都是粮食种子,也是杂种这个词语的本来意义。

秦嬴故意问这六种粮食哪种先出现,嘲讽徐璈五谷不分,其实才是杂种。

“你……你……”徐璈一下傻眼了。

他初中没有读完就去混江湖了,甚至连“菽”字怎么写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对得上来这种对子?

他本想找个借口否决秦嬴这个比试方法的。

没想到女教师却一本正经点点头:“秦先生这个对联虽然有骂人之嫌,但是不得不承认极其巧妙。想要对上这个对联,需要具备极高的文化素养。我期待徐先生的下联。”

女教师一句话,却是直接将徐璈将死了。

倘若徐璈说自己对不出来,那岂不等于承认了没有文化?

可是……徐璈搜肠刮肚、绞尽脑汁,实在是想不出这个对子怎么对。

忽然,徐璈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件事情。

他冷哼一声,看向秦嬴:“秦先生,我听闻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绝对。也就是只有上联,没有下联。你该不会是把一个根本对不出来的绝对拿出来,故意坑我吧?”

说着,徐璈又冲女教师道:“林老师,您评评理。他拿这种绝对出题,算不算作弊?”

女教师沉吟一下:“说实话,我也想不出什么好的下联。秦先生拿出来的不会真是一个绝对吧?”

秦嬴轻轻一笑,没有回答女教师的话。

而是看着徐璈,目光中闪动着丝丝狡黠:“你是不是承认自己对不出来?是不是在问我答案?”

徐璈干脆利落承认:“是!你能对出来,我就认输!”

“好!那你听好了!”

秦嬴清清嗓子,朗声说道:“诗书礼仪春秋许多正经,何必问老子!”

哗!

徐璈只觉一股气血涌上脑袋,满脸通红,怒意勃发。

你第一句对联骂人也就算了,第二句还骂!

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