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苏宁宁楚逸尘小说

豪门总裁 2021-10-22 16:49:05 主角:苏宁宁楚逸尘 作者:浅夏
亿万大佬的掌心宠 已完结

亿万大佬的掌心宠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浅夏 主角:苏宁宁楚逸尘

(完本)苏宁宁楚逸尘小说

《亿万大佬的掌心宠》小说介绍

人气火爆的豪门总裁小说《亿万大佬的掌心宠》,精彩内容绝对让你爱不释手!苏宁宁楚逸尘是这部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小说由“浅夏”大大倾力创作。详情概述:苏宁宁,天生薄凉,人狠路子野! 她是苏家失踪十六年的女儿,苏家人眼里的煞神,众人眼里的混子,学渣! 直到某天—— 她展现一手登峰造极的医术! 她顺便常年霸占年级第一! 她…… 众人:卧槽,她才是真大佬,现在跪下叫粑粑来得及吗? …… 传闻中, 一记眼神都能将人挫骨扬灰的三爷,大半夜将她堵在巷子里壁咚,“宁宝,咱两结个婚呗!” “没空,看我时间安排!”苏宁宁斜眼轻笑。 “好吧。”三爷妥协。 他自己看上的女人,还能怎么办?宠呗……...

点击查看 三爷偏爱小娇妻苏宁宁楚逸尘 更多相关内容

《亿万大佬的掌心宠》第2章 寺庙养大的孩子,晦气免费试读

苏家!

御龙庭围着人工湖畔而建,环境清雅。

车停在一幢装修十分豪华大气的别墅,很快有保镖拉开车门,苏宁宁点头致谢,缓缓下车。

陌生的环境让她有几分迷茫。

“乖女儿,到了。”刘芝兰兴奋的拉着她准备进门。

忽然……

豆大的水滴从天而降,

片刻间她发顶上,双肩都湿了一片。

门槛外老太太手握着柳枝,嘴里念念有词的朝着她抽,“晦气,晦气!驱邪,妖魔鬼怪……”

“妈,您这是干嘛?”刘芝兰上前一步,将苏宁宁护在身后。

“呵呵,没见识的蠢货!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苏老夫人尖酸刻薄道,“她破庙里呆了十几年,谁知道身上沾了什么煞气和脏东西,她要是冲撞了我们苏家,那可不得了!”

刘芝兰一脸通红,心里委屈又不敢说,“妈……”

苏老夫人阴晴不定的扫了苏宁宁一眼,眼底的不喜又加深了几分。

这个小贱蹄子的出生导致那蠢货伤了根本,无法再次生育,眼瞧着苏建成要断后了,她这个做母亲的如何欢喜?

刘芝兰也不知道给苏建成下了什么**。

这些年无论自己说什么,他都不愿意离婚。

更让她没料想到,苏宁宁失踪之后,自家老头子也因为寻找她的去向死在一场车祸。

回想到这些,苏老夫人恨不得扒皮削骨,喝其血!也不解心头之恨!

如今,老头子没了,苏建成的儿子也没影子了,这小贱蹄子倒是寻回来了?

老太太阴晴不定的眼神里透着浓浓的厌弃,“晦气。”

随后。

几个佣人抬着一盆燃烧的极为旺盛的火盆放在大门口,

苏老夫人耷拉着眼角,声线傲慢,“跨吧,跨过去了才能进我苏家的大门。”

刘芝兰气的双眼通红,手指紧紧拽着疼痛难忍的胸口。

这哪里是驱邪?分明就是赶人。

她正要开口,苏宁宁上前一步,眉头微蹙,片刻后她才略显艰难的从火盆上方跳了过去。

“是这样吗?”她平静的看向苏老夫人,声线清冷。

苏老人一愣,随即嘲讽道,“为了进苏家,还真是胆子大的很呢!可不要带坏了我们家丽丽!”

她那冰冷的性子哪有自己家丽丽来的香甜软糯,让人打心底疼爱呢?

刘芝兰则是快速绕开火盆,一把将苏宁宁拉入怀里。

“妈,您不要太过分了!”素来软弱的刘芝兰难得硬气的小声嘀咕了一句。

刘芝兰的呵护如同一股暖流注入苏宁宁的内心,她似是第一次对‘母亲’这个词有了一丝丝的感受。

苏老夫人翻了一个白眼。

她又不知道从哪儿弄来消毒水朝着苏宁宁又是喷了几下。

“山里的孩子身上细菌多,丽丽就要小提琴十级考试了,可不能出任何差错。”苏老夫人斜视了一眼刘芝兰。

那语气仿佛苏宁宁就是行走的赃物。

苏宁宁长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眸底一片幽光闪过,白皙的手指不知不觉中已经紧握成拳。

视线从刘芝兰身上滑过。

她内心那点戾气再次隐藏于心。

刘芝兰气红了眼,紧紧的抱着苏宁宁,暗恨自己。

她要有点本事,也不至于让苏宁宁刚回家就受这么大的气。

说白了,苏老夫人就是瞧不起她这个儿媳妇。

陈丽是苏老夫人的外孙女,后来改姓了苏。

女儿苏青被宠上天,找了个没什么本事的老公。

结婚后,一家子人在苏家住下,苏老夫人对这一家子好得不得了,更是将苏丽当眼珠子疼。

刘芝兰暗自咬牙,“宁宁,这是奶奶,我先带你上楼休息。”

苏老夫人冷笑,“上楼?她也配?等什么时候能赶上丽丽一半再考虑!”

刘芝兰的脸彻底变色。

闻言,苏宁宁眼底闪过丝丝暗芒,复又垂下眼脸,收敛情绪。

她的情绪丝毫没逃过苏老夫人毒辣的眼睛,冷斥,“以后她只能住一楼。”

一楼只剩下一间很小的下人房,那是留给家里的保姆居住的。

如今却要给苏家正牌小姐住?

“妈,我给建成打电话,您不能这样。”

苏建成回来便去给苏宁宁办理入学手续了,他若在,他们母女俩也不至于这样被欺负。

苏老夫人气笑了,“建成?没用,一楼的房间是建成同意的,这是她要去礼雅高中读书的条件。

一个连书都没读过的人,还妄想去礼雅高中,我呸!”

“这是谁要去礼雅?”楼道口一道诧异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