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灵无弹窗在线阅读

悬疑灵异 2021-10-13 16:04:52 主角:龙灵墨修 作者:江河
蛇灵 已完结

蛇灵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江河 主角:龙灵墨修

蛇灵无弹窗在线阅读

《蛇灵》小说介绍

主角叫龙灵墨修的小说叫《蛇灵》,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江河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出生那天,我家正迁祖坟,我爸打死了棺材里一条快要蜕皮化蛟的大蛇,差点被蛇咬死。 生我时,万蛇齐涌,蛇声嘶鸣,都说我不吉利。 村里一位米婆用命救了我爸,给我留了一块蛇形黑玉,也被蛇咬死了。 我十八岁生日刚过,那条死蛇的蛇尸,居然又出现在我家祖先的棺材里…… 只有蛇形黑玉里的黑蛇,拼命的保护我,同时告诉了我蛇棺的秘密。...

点击查看 龙灵墨修结局 更多相关内容

《蛇灵》第10章 人比蛇毒免费试读

当晚我一直没敢睡,墨修也没有再出来,除了护士来给秦米婆,以及来问陈顺媳妇的急救缴费的事情,再也没有人进来了。

到了天亮,那两个找我爸妈的本家还没回来,堂伯就先来了。

秦米婆还没有醒,我握着手机依旧没有等来我爸妈的电话。

“村里人已经要找你爸妈了,应该会有消息,我让村里人带照料秦米婆了。走吧,带你去找蛇棺。”堂伯好像也累了一夜,十分疲惫的样子。

“这么快就找到了?”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蛇玉镯,想着昨晚车上的谈话:“我先去换身衣服。”

昨晚我浑身湿透的坐了一夜,这会衣服都干了,可穿在身上还是不舒服。

只是等我要走的时候,护士忙叫住我:“你是秦初月的家属对吧?她有肺结核你知道吗?要不要一块开药?”

秦米婆咳成那样,还说自己要死了,原来是肺结核。

“开药吧。”我转眼看着堂伯。

堂伯无奈的去缴了费,这才送我回家。

我家离镇医院其实挺近的,只不过堂伯没打算进去,只说让我拿了衣服就走,怕不安全。

还没进家门,刘婶就瞥到我了,急忙跑过来:“找到你爸妈没?陈顺一家子都不见了啊?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我朝刘婶摇了摇头:“如果你看到我爸妈回来,就让他们去回村。”

刘婶瞥眼看了看堂伯的车,眼里闪过疑惑,却还是朝我点了点头。

家里货架都空了,没了那些蛇酒,显得有点空荡。

我进一楼后,先去厨房找出了米袋子,还顺手拎了把菜刀,这才往楼上走。

胡乱的收拾了几件衣服,我从窗台下的花瓶罐子拿藏着的现金时,就见堂伯似乎和刘婶说什么,刘婶嘻嘻的笑。

我将存的现金揣进口袋,翻了翻手机。

堂姐好像跟我是同年的,不久前她还发了过生日的朋友圈,那生日会布置得特别漂亮,我羡慕得很,所以记着。

堂婶在县城有工作,所以堂姐除了过年回来,都是在县城读书。

我翻到堂姐的那条朋友圈,她只比我大一个多月……

如果龙家女每代必须有一个被埋进蛇棺的话,明明堂姐比我先出生,为什么我们这一代不是堂姐埋进去?而是选择了后出生的我?

我从窗台往下看了看,刘婶好像接了钱,笑嘻嘻的走了。

等我下楼的时候,堂伯见我拎着个米袋,朝我笑了笑:“你这是真的和当秦米婆的学徒了啊?”

我拎着米袋,朝堂伯摇了摇头:“防身吧。我有个同学爸爸在医院住院,我想去先看看他,再回村。”

“张道士?”堂伯似乎知道这件事。

“嗯。”我点了点头,有点小紧张的看着堂伯:“您能借我点钱吗?张道士毕竟也是因为我,才被蛇咬的。”

“这也确实。”堂伯掏出手机,直接给我转了五百:“你先买点水果啊补品什么的意思意思,说你就这么多,等你爸妈回来,再好好感谢人家。”

我收了钱,在医院门口先下了车,让堂伯在下面等我,我买了点水果上去。

张道士在镇上小有名气,我问了一下就找到了病房。

他已经醒了,就他一个人在病房,见到我,他似乎愣了一下。

却还是笑了笑道:“含珠上学去了。”

我将买的水果放在他床头,直接开口:“您对我家的事情知道不少吧?我堂伯就在外面,他要带我去找蛇棺。”

“我就想知道,既然龙家女注定要埋进蛇棺,为什么十八年前不是大我一个多月的堂姐?而一定要等我到预产期才迁坟。”我一股恼将话全部说了出来。

最近几天经历的事情,让我不得不多想。

前晚我去张道士家的时候,他明显知道些什么。

“龙灵,别去找那蛇棺。”张道士听到我这么多问题,好像并不吃惊。

只是看着我道:“你既然知道蛇棺和龙家女的事情,能逃就逃,有多远就逃多远,就像当年给你家迁坟看地的那个风水先生一样。”

“只要你逃了,你爸妈也就安全了。”张道士明显知道些什么。

我还想再问,可张道士看到我手

腕上的黑蛇玉镯,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沉眼看着我,还要说什么。

门口却突然传来了堂伯的声音:“龙灵,我们走吧。”

我忙扭头看着堂伯,他却握着手机,递给我道:“你爸妈在等你。”

只见他手机上有一张照片,我爸妈被五花大绑,蒙着眼睛,嘴里塞着毛巾,好像是在一个什么山洞里,因为照片里只有手电微弱的光。

“昨晚就找到你爸妈了,你跟我走吧。如果我们不去,你也知道的,那条尸蛇可能会发狂。”堂伯怕我不信,还特意把另凶一段视频给我看。

那是一个不知道在哪里的土洞,不大,只有微弱的手电光,我爸妈被绑得很紧,怎么挣扎也解不脱。

而拍视频的,还特意拉远,只见洞外一片潮湿,还有许多蜿蜒爬动的蛇,在嘶嘶的吐信,里面不少都是毒蛇。

堂伯朝我冷笑道:“你也可以报警啊,可等警察找到你爸妈的时候,可能已经被蛇咬死了。秦米婆被咬,你还会给她拔毒,你爸妈怕就没这么好运了。”

“我奶奶呢?”我突然想到今天早上,奶奶还没给我电话。

“ 她没事,不过你如果不配合的话,也不知道这次蛇进你家的时候,她会不会正好避开了。”堂伯看了张道士一眼。

冷笑道:“看风水的胡先生跑前,去找过你,看样子说了不少事情啊。”

张道士没理他,只是看着我道:“龙灵,别去。”

堂伯却朝我摆了摆手:“龙灵先出去,我和张道士说几句。”

我忙后退了两步,挡在堂伯和张道士之间:“我和你去。”

堂伯呵呵的笑了笑,偏过头看着张道士:“那等有空再来看你。”

我和堂伯朝外走,张道士却猛的叫住了我:“龙灵,你中了蛇淫毒对不对?”

“你手腕上的那条蛇没有蛇身,可也有办法解你身上的毒的。”张道士声音发沉。

一字一句的道:“那条尸蛇报复性很强。”

我扭头看了张道士一眼,他朝我笑了笑:“含珠还等着和你一块上大学呢。”

堂伯带我出了医院:“你别怕,只有你才能找到那具蛇棺,我也想把它毁了。现在把手机给我吧!”

我看着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看着堂伯。

“你可以呼救试试……”堂伯靠着车门,看着我道:“那视频和照片我都删了,你爸妈是昨天自己出去找陈全的。你家又出了人命,你爸妈出去避祸也有可能。”

“而且你爸妈如果被蛇咬死的话……”堂伯看着我,轻笑道:“你没有见过秦阿婆的尸体吧?被找到的时候,浑身都发黑了,全是蛇咬的伤口,整个都不成人形了。估计什么也验不出来!”

“秦阿婆的死,也是你出的手吗?”我将手机递给他,老老实实的上车。

堂伯摇了摇头:“我没这么丧心病狂。”

堂伯开车很快,却半没有进村,而是直接顺着村里进山的路,一直往前开。

到了路尽头,才让我下车,带着我往前走。

进了山路没多远,就碰到昨晚那两个处理蛇尸的本家,他们还拎了个袋子。

见到我,堂伯直接从蛇皮袋里掏出一件衣服披在我身上:“这是我姑姑的衣服,是你前一位被埋进蛇棺里的龙家女。”

“这件衣服是我从迁坟的棺材里拿出来的,沾了蛇棺的气息。”堂伯将衣服的袖在我脖子上找了个结。

“就靠这衣服找蛇棺吗?”我看着衣服没有拒绝。

堂伯却又拿了个眼罩递给我:“你是不是一直能听到有什么叫你名字的声音?蒙上眼睛,顺着声音找,你就能找到蛇棺。”

“那我怎么确定你会放了我爸妈?”我接过眼罩,看着堂伯:“你不是想毁了蛇棺吗?”

“如果你没埋进蛇棺里,就该是你堂姐了。只要你找到蛇棺,我就有办法毁了它。”堂伯示意我戴上眼罩,沉声道:“我杀你爸妈做什么?”

他说着,直接抢过眼罩,给我戴上。

扯过我的手,将手腕用麻绳绑了起来,推着我往前走。

我双眼看不见,被他往前推了一把,一个踉跄差点就倒了。

可身后已经没了声音,我想逃,双眼被蒙,双手被绑,而且我也不确定堂伯是不是跟在后面。

喘息了一会,我想努力想着自救的办法,希望张道士后来救我。

等心态慢慢平稳了一下来,耳边果然传来了那轻缓而空灵的呼唤声:“龙灵……,龙灵……”

这次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我双脚好像不受控制,慢慢的朝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