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顾思安小说无广告阅读 徐冽林海小说

悬疑灵异 2021-12-20 17:06:23 主角:徐冽林海 作者:阿七
断案追凶 已完结

断案追凶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阿七 主角:徐冽林海

第8章 顾思安小说无广告阅读 徐冽林海小说

《断案追凶》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断案追凶》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阿七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有人用我的推理小说来杀人?!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接二连三的命案,一个神秘的宗教组织,行为诡异的女孩,消失的嫌疑人,二十年前被封锁的记忆,等待我的真相将会是什么?...

点击查看 娱乐我文艺界封神了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断案追凶》第8章 顾思安免费试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阳光透进卧室里,把眼睛刺痛,我才开始有些知觉。

缓缓的睁开眼,头上枕着柔软的枕头,枕头边的桌子上放着我的手机,我下意识伸手去拿,才发现自己原来并没有穿衣服,头还是剧烈的疼痛,我掀开被子,不巧,连裤子也没有穿。再后来,我意识到床上不止有我的衣服,还有另一个人的衣服,是一个女人。枕头上还留有洗发水的香味,那并不是我用的牌子,我意识到自己似乎犯错了。

穿上衣服和裤子,从卧室走出来,顺着煎培根的香味走到厨房。一个女人正穿着我的衬衣在做早餐。

“那个……”我想说些什么,但不知道该怎么说。

女人转过身,不出所料,是顾思安。

“早啊,睡得好吗?”她朝我笑了笑,又转过身去伸手拿了一个鸡蛋,“先坐一会,早餐马上就好。”

“我们昨天晚上……”对于从小到大只接触过凌珊一个女人的我来说,遇到这种事情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昨天晚上你突然昏倒,我把你扶上楼。”顾思安打了一个蛋到煎锅上,我注意到她的手指很纤细,甚是好看。

“然后我们……”

“我把你扶上床,你突然醒了,然后抓着我……”顾思安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扭过头看我,“还要听下去吗?”

“啊……不,不用了。我……我先去刷牙。”顾思安的侧脸也一样好看,被她这么一问,我有些脸红,赶忙找机会离开。

一边刷牙,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努力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脑海里开始闪现一点一点的片段,我确实抓住了她,然后很用力的,深情的吻了她,我只感觉到浑身发热。随后又把她扑倒在床上。她似乎还在我耳边悄悄说了一句什么话,是什么话呢?画面进行到这里仿佛进行了消音处理,我怎么也记不起来那句话是什么。

“糟糕。”我抓着自己的头发,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该如何应对。

此时,顾思安轻轻了敲了敲门框,然后靠在门框上看着我:“吃饭啦,在想什么呢?”

“没有……没什么。”我不敢直视顾思安的眼睛,从她身边窜了出去。

跑道餐桌上,我先是猛的喝了一口橙汁,然后一直低着头,拼命的往嘴里塞着食物,脑中一片空白,我这样做对不起凌珊,但我是不是应该对顾思安负责呢?这一个问题反复的在我脑海里打转。

“你好像很不安?”顾思安在我对面的位置坐下,托着下巴,盯着我看。

“恩……我,我很抱歉。”我还是没有组织好语言。

“抱歉什么?”她笑着问我。

“我之前也说过吧,我有女朋友,而且……而且我们刚认识不久。”

“所以呢?”

“所以,我不应该对你……做那种事。”越说我越觉得羞愧,低下头不敢正视她的眼睛。

“这是我自愿的啊。”她依旧玩味的看着我,好像我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但是我不能对不起我女朋友……”我咬了咬牙,还是说了出来。

“这样啊,我知道了。”顾思安的语气非常平淡,我听不出一点波澜,她随即从座位上离开,走进卧室里。

我不敢看她,只好低着头把早餐吃完,不得不说,她的厨艺确实不错。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从里面走了出来,显然已经换好衣服了。

“我先走了,有空再联系。”丢下这样一句话,她重重的关上门。我开始后悔自己没有认真观察一下她的表情,以至于我连她到底是失望,还是根本不在乎都不知道。

为了平复心情,我决定先冲一个澡。当热水浇过我的头顶时,我脑海中又闪现出昨晚的情景,而且越发清晰了,包括她的身形,她的笑容。我赶忙关上水,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整理好一切,我拨通了布雷的电话。

“喂?冽哥,我等了你一个早上,你今天起的有点晚啊。”还没等我说话,电话那一头的布雷就先开口了。

“抱歉,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见了面再谈吧。”

“行,就在你家楼下那家餐厅吧。”

“还是在警局附近找个地方吧,我去找你。”我想我也许暂时不会关顾那家餐厅了。

正准备出门,“你”的邮件又来了。

【我是你,永远也见不到面的人。

——你】

我很快编辑回复。

【你的目的是什么?】

半小时后,我见到了布雷。

“冽哥,我帮你点了咖啡。”等我到咖啡厅的时候,座位上已经摆好了两杯咖啡。

“好,谢谢。”我坐下来,揉了揉太阳穴。

“你今天精神状态不太好啊。”

“布雷,我有件事想问你。”稍微恢复了精神,我看着布雷,“你记得昨天神祭结束后发放的水果吧?”

“你是说,那个桃子?”

“对,你有吃吗?”

“没有啊,我不喜欢吃桃子。所以就偷偷把它放在上衣口袋里带出来了,想着可以到警局给同事尝尝嘛。”

“那个桃子现在还在你那里吗?”

“在啊,在我办公桌上放着呢。”

“我怀疑,他们在那个桃子里注入了什么药品,例如兴奋剂之类的东西。”这是我对昨天发生事情的唯一解释,我向来对药物很敏感,再加上昨天毫无缘由的病,让我更加怀疑这个所谓的“尼古拉斯特的果实”

“什么?我回去之后马上把桃子送去鉴证科化验。但是,冽哥,为什么你会这样想?”

“昨天回家的时候,我身体不适,你也看到了。而且回家之后……”我突然犹豫了,这种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布雷。

“回家之后怎么了?”布雷显然有些心急了。

“恩……上次在我家楼下餐厅的那个服务员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那个女生长的很好看,叫顾思安对吧?”

“昨晚回家的楼下遇到她,她见我不舒服就扶我回家,然后,我们……发生了关系。”咬一咬牙,我还是决定把事情都告诉布雷。

“什么?!”布雷从座位上惊起,发现周遭的人都投来异样的目光,他才又不好意思的坐下。

布雷猛的喝了一口咖啡,又看向我:“你是说,你们,睡了一夜?”

“恩,所以我怀疑,那个桃子里被添加了什么物质。”

“哈哈哈,怪不得你今天不去那家餐厅,原来是这么回事。”布雷好像更在意八卦。

“行了,你就别笑我了,总之,你去查一查那个桃子里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但是,嫂子那边怎么办啊?你这算是出轨吗?”

我被问的有些羞愧,又恶狠狠的回了一句:“我的事情就不用你这个小孩操心了。”

“好吧好吧,说回正题,你昨天见到李向定了吗?”

“见到了,他特地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奇怪的话?”

“无非就是一些神叨叨的话,故弄玄虚,没什么特别的。还说我是什么被尼古拉斯特选中的人,真是莫名其妙。”

“冽哥,你之前是不是认识这个叫李向定的人啊?”布雷托着腮帮子看着我。

“为什么这么问?”

“你想啊,从我们刚进门,好像所有教徒都认识你,到后来,我看见另外两个人都在二楼等待,好像只有你被单独约见了?”

“其实,这一点我也很好奇。”布雷的话确实说出了我的顾虑,我明白一定是自己身上的某些特点或者长处对他有用,他才会这样对待我。

说到昨天的神祭,我又想到一些事:“对了,昨天看见你和林曼好像聊得很开心?”

“嗷,对了,忘了告诉你。你知道那个林曼是谁吗?”说起这个,布雷像是来了精神。

“恩?不就是个时尚杂志的编辑吗?”

“不只是这样,之前那个林政,你还记得吧?”

“那个律师?”我似乎记起来,林政之前说自己不用再来参加神祭了,但是并没有在被选中的人里面见到过他。

“林曼是他的女儿,她告诉我,林政自从参加过一次教会活动后整个人都变了,而且不久前家中六岁的弟弟林杰失踪,林政却一点也不着急,还是坚持参加教会的活动。她总觉得父亲有问题,才跟来的。”

我这才意识到,林政手上的字母J,想必就是儿子林杰的“杰”字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对了,我见到李向定的时候,问了他关于李向安的事情。”布雷说到弟弟这个词,反而提醒了我。

“哦?他怎么说?”

“他告诉我,李向安是他大哥,五年前为了教会的事情吵了一架,然后去了美国,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

“所以,李向安回来他并不知情?”

“这个就不好说了,不过,我总觉得,李向定这个人,并不简单。”我拿起勺子,搅动杯子里的咖啡,“而且,他对我似乎,有些特别。”

“对你特别?”布雷疑惑的看着我。

我并没有解释我所说的话,或者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从一进门所有教徒都认得我来看,这似乎是李向定交代过的事情。虽然我的小说有一定的读者,但还不至于到知名的地步。其次,比起其他两个人的能力,我这个写字的家伙显然要弱的多,更何况我只是第一次去,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能让李向定一眼就相中我。最后就是在神祭大典前的私下会面,这显然是不同的待遇,还有他所说的“被尼古拉斯特所选中的人”

想到这里,头又开始剧烈的疼痛,也许是昨晚的药效还没有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