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豉鲮鱼写的小说《一网情深:傲娇总裁冠军妻》白溪慕子夜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 2021-12-21 14:03:46 主角:白溪慕子夜 作者:豆豉鲮鱼
一网情深:傲娇总裁冠军妻 已完结

一网情深:傲娇总裁冠军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豆豉鲮鱼 主角:白溪慕子夜

豆豉鲮鱼写的小说《一网情深:傲娇总裁冠军妻》白溪慕子夜全文阅读

《一网情深:傲娇总裁冠军妻》小说介绍

主角白溪慕子夜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现代言情小说,名字叫做《一网情深:傲娇总裁冠军妻》,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主要内容精选:退役发布会上被未婚夫和小三羞辱, 心碎之际,一个神秘男人撒下情网,步步逼近, 待到她彻底沦陷,却发现自己只是他用来保护挚爱的替身…… 她心死逃离。 他却说:“女人,这张网你逃不过!”...

点击查看 主角叫封林的小说 更多相关内容

《一网情深:傲娇总裁冠军妻》第10章 将计就计免费试读

“先生,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保姆的话缓解了剑拔弩张的气氛,三人落座,周灵将手中的红酒递给保姆,“帮忙打开一下。”

慕子夜冷眸淡淡瞥了一眼周灵,对着保姆吩咐道,“刘妈,去酒窖取我的红酒过来。”

“是,先生。”

饭桌上,周灵频频对慕子夜示爱,不时帮他夹菜,话里话外还总是提到她的父亲和周氏集团。

慕子夜全程面无表情的吃着饭,眸色变的幽深无底。

“小灵,你爸难道没教你餐桌的礼仪?”

冷如冰霜的声音瞬间将餐厅的温度都降了几度,周灵被慕子夜压迫性的气场震的再也说不出话,脸色苍白一片。

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努力憋笑的白溪,暗忖道,“等下走着瞧。”

白溪偷偷打量了慕子夜一眼,他的侧颜沉静,看不出任何情绪。

她不懂,慕子夜明明不喜欢周灵,为何不直接拒绝,是不是他在忌惮什么?

她记起上次婚礼现场唐天泽父子见到慕子夜的场景,完全可以用闻风丧胆来形容,这样一个撒旦般的男人也有怕的东西?

三人各怀心事结束了这顿晚餐,周灵坐了一会便去了洗手间。

白溪感觉昏昏欲睡,大脑开始不清醒,明明昨晚睡的很好,怎么会这样。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对慕子夜说道,“我先上楼休息了。”

“嗯!”

慕子夜嘴角划过一丝意味深沉的笑容,他凌冽如刀的目光冷冷盯着洗手间的方向,白溪离开了,某人应该要开始行动。

他假装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休息,不多久一个手摸向他的领口处准备解开他的扣子。

慕子夜睁开眼,此刻的周灵换了一身性感的衣服,扭着腰肢不断的往他身上蹭。

“夜哥,你想要我吗?”

周灵极尽妖娆的在他身上点火,慕子夜冷冷的勾了勾唇角。

他通过刘妈躲闪的眼神,猜测的果然没错,大哥买通了刘妈在他汤里放了催情药,然后让周灵来诱惑他发生**,这样一来大哥就可以将他拿捏的死死的。

既然他们想看一出好戏,那他便将计就计演一场好戏给他们看。

周灵身体扭动的幅度更大,手移到慕子夜的裤子上欲解开他的皮带。

慕子夜鄙夷的冷瞥一眼角落里的一个身影,拦腰将周灵抱在怀里往房间走去。

周灵心花路放,慕明琛的计划果然没错,只要今晚她和他**,明天父亲再带着人来假装撞见,她就不怕慕子夜不娶她。

“夜哥,你快过来!”

周灵躺在床上将肩带移开,漏出性感的胸脯,声音柔软如糖,腻的发酸。

慕子夜深眸盛满了冷意,他最是讨厌这样的女人,只是他现在正是查周氏集团案子关键时候,还不能和周家撕破脸。

冷哼一声,他走过去将周灵弄晕。

刘妈见慕子夜将周灵抱回了房间,拨出一个电话汇报情况后就离开了。

慕子夜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阴鸷的眸子寒意更深,他真是小看了他这个大哥,连他身边的人都能买通。

他将周灵弄到另一个房间,然后将熟睡的白溪抱到这边。

他知道白溪的汤肯定被下了安眠药,否则周灵的计划怎么实施。

白溪翻了一下身,散落的头发搭在脸颊上,遮住了半张脸,更添了一丝女人味。

他将她脸颊的头发轻轻剥开,露出了姣好的容颜,她虽不是绝色美人,但也属于清秀耐看型的,有一种别致的美,特别是那双如水般清澈的眸子,透着一股灵性。

他以为运动员都是挥洒汗水的女汉子,没想到也会有这么迷人的一面,胸腔最柔软的地方轻轻拨弄了一下。

慕子夜替白溪盖好被子后准备去处理事情,突然女人踢开被子抓住他的手,嘴里不断呢喃,

“热,好热!”

白溪脸色绯红,樱桃般的红唇半张半合,饱满性感,似乎等着别人去采摘。

慕子夜目光沉了沉,暗骂糟糕,这个女人该不会喝的是催情汤。

他拍着她的脸喊道,“白溪,你醒醒!”

白溪觉得浑身燥热,身体里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她迫切的需要冰冷的东西来缓解这份燥热。

模糊中她抓到一个凉凉的东西,放在自己的胸口处,满足的**出声。

慕子夜明显感觉自己的小腹处涌现一股热浪,他眸色暗沉,薄唇抿成冷硬坚毅的弧度,闷哼一声。

“该死的!”

慕子夜将手抽了回去,下一秒又被女人抓住,不悦的抱怨道,“不要走,好热!”

白溪感觉体里的那份燥热更加浓郁,她干脆整个身体贴向那个冰源,不断的扭动着来给身体降温。

慕子夜看着如八爪鱼一样爬在自己身上的白溪,幽深的眸色染上一层黑霜,尽管隔着一层衣服,她的体热依然能将他烫的无力。

兴许是被白溪滚烫的身子给传染的,慕子夜前一刻还清凉的身体,下一秒就如火山爆发般,热量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特别是小腹处的某个东西,更是搅的他难受不已。

“这是你自找的!”

慕子夜发出一声低吼,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他附上她的唇,肆意撷取她的芳甜。

这是他第二次吻她,她身上似乎有一种魔力,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一向以冷静自持的他,头一次在面对一个女人时无法自拔。

他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可偏偏身体里叫嚣的情欲分子正以迅猛之势占领了他大脑的每个神经。

“唔……”

白溪难受了许久的身体终于传来一阵舒适感,满足的再次**了一声,这娇媚的低吟更是**的慕子夜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薄唇抿成一条细缝,眼内布满了厚重的红血丝,似乎极力压抑着某种痛苦。

“难受!”

慕子夜的唇离开后,白溪感觉身体又被蚂蚁给占领了,而且这次比上次更加猖狂,只觉得身体快要爆炸般。

因为药物的激发,白溪的脸红的通透,眉眼如丝,眸光漾过浅浅的水波,有种动人的迷朦,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

慕子夜眸光略微下移,定在了她因为呼吸而不断起伏的挺拔处。

他知道这种催情药的威力,如果不及时替她解决,怕是会有生命危险。

慕子夜深深的看了她片刻,俯身上去。

“啊!好痛!”

白溪感觉身体像被撕裂了一般,疼的她冷汗涔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