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案追凶全本章节阅读

悬疑灵异 2021-12-20 17:03:52 主角:徐冽林海 作者:阿七
断案追凶 已完结

断案追凶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阿七 主角:徐冽林海

断案追凶全本章节阅读

《断案追凶》小说介绍

悬疑灵异小说《断案追凶》,由网文大咖“阿七”创作编写,以徐冽林海作为男女主人公,小说概述:有人用我的推理小说来杀人?!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接二连三的命案,一个神秘的宗教组织,行为诡异的女孩,消失的嫌疑人,二十年前被封锁的记忆,等待我的真相将会是什么?...

点击查看 娱乐我文艺界封神了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断案追凶》第10章 各自出轨免费试读

“现在可以知道的是,小女孩是被拐卖到M市的,只是在中途被杀害。”一天的工作结束,我方才有空给布雷打了个电话,“但人口拐卖和德爱教会有没有关系,我们都不清楚。”

“恩,我打算到奶奶居住的村里调查一下,冽哥,你要不要一起来?”布雷询问我。

“既然和我的小说我无关,我想我也不方便参与太多,你去了之后,给我发消息就好了。”我并不想被卷进无关的案情,尽管老奶奶很遭人同情,但查案毕竟只是警方的工作,我一个写小说的实在不想管的太多。

“对了,之前教会发的那个桃子,查出来确实有兴奋剂在里面,这下我们可以申请搜查令调查他们了。”

“先不要打草惊蛇,我总觉得这个教会并不是骗钱那么简单。”出于直觉,我这么认为。

“好,冽哥,听你的。”

放下电话,我走进浴室决定洗把脸,早点上床。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杂乱无章的闪现在脑海里,出现最多的,还有顾思安。

洗完脸出来,我已经感到非常疲惫,今天没有喝酒,打算早点入睡。掀开被子的时候,我注意到被单上似乎有某些异样的颜色,再掀开一点,才发现是一小块血迹。

“怎么这一个星期都没发现?”我扶着脑袋,想了一会,这一个星期我几乎每天都是喝了酒才睡觉的,也难怪不会在意这些细节。意识到这片血迹可能来自顾思安的时候,心里对她的愧疚又多了一层,我一边咒骂自己,一边将被单换下来清洗,我深知这件事情在我心里不会那么快过去,但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来弥补。

今晚睡的很深,并且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有一个女孩牵着我的手,在大片大片的薰衣草花园里奔跑,我还自动给画面加上了滤镜,如果再有个背景音乐,想必是很好的剧情吧?

画面一闪,又是一个破旧的小屋,我和女孩站在屋子前,屋子突然着了火,我们却丝毫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而是站在熊熊烈火前不语。看着房子一点一点烧焦,听着火苗摇曳的声音。当屋子烧尽的时候,女孩低下头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你还记得我吗?”

然后慢慢的转身,我终于能看清她的脸,顾思安。

梦到这里,我终于惊醒,看了看表,五点二十。我发现自己浑身是汗,可是却没有丝毫的恐惧感,反而觉得安详。我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渐渐改变,但我不能任由事态这样发展下去,我真的应该想些办法来遏制住这该死的念头。

我打开手机,订了最早的火车票,回到我家乡的小镇,我必须马上,马上见到凌珊。

从衣柜里随手拿了几件衣服放进行李箱,便匆匆出门了,看了时间,正好六点半,现在到火车站,或许还来得及。下楼的时候,却正好碰上了上早班的顾思安,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早啊。”

我本不想和她打招呼,但见她主动搭话,我只好勉强从嘴里挤出一个“早”字。

“诶?你要出门吗?”她注意到我手里的行李箱。

“恩,回一趟老家。”我一边和她说话,一边下意识的整理因为匆忙出门而择乱的衣领。

“回老家?看女朋友?”她的每一句话都问在了点上,在我的感官思想里,我并不希望听到或者回答这些问题。

“恩……”我轻轻的答了一声。

“诶,我要开工了,不打扰你了,一路顺风!”说完这句话,她就跑开了,和上次一样,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她脸上的表情。

没有过多的耽误时间,我坐上了回家的列车。当列车发动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归心似箭”的感觉,回想这些天接二连三发生的命案,以及那些解不开的谜团,我突然很想回到养育我长大的孤儿院,见一见年迈的院长,还有一直陪着我的凌珊,以及当初我们一起居住的那件破旧的出租屋。

还没来得及完整的回忆一遍青春,手机就不合时宜的响了,是一组陌生的号码,从M市打来的。

“喂?是徐冽先生吗?”电话那头是低沉的男音。

“李向定?”我并不是很确定,但这和我那天听到的声音确实如出一辙。

“不错,看来徐冽先生对我印象很深。”李向定笑了笑。

“当然,你是让大家都尊敬的人物。那么,找我有什么事吗?”

“有件事情,想请徐冽先生帮忙。”

“哦?李会长神通广大,也会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有些事情,是只有你才能完成的。不知道徐冽先生什么时候有空,来我办公室一趟,我们详细的谈一谈?”李向定并没有直接告诉我是什么事情。

“我这几天不在M市,等我回去了,我再打给你。是这个电话吗?”

“是,这是我的私人电话,那么,我就在这里等待你的回复。”李向定说完,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心思又开始变得沉重,德爱教会对我来说并不像人们口中说的那样温暖,反而像一座无形的大山一直如影随形的压着我。

坐了大约五个小时的火车,才终于到了。从火车站出来,沿着熟悉的道路走出来,我第一个想法是去找凌珊。一个多月没有回到那间小屋子,反倒有些陌生了,本来之前决定等工作稳定了就接凌珊过来,却没想到发生这么多事情。

用手轻轻敲了敲铁门,听到里面的脚步声渐渐走来,我开始有些激动,毕竟这次回家,并没有告诉她。

开门的却是一个男人,满脸胡渣,头发乱糟糟的看着我。

“你找谁?”男人不耐烦的问。

“请问……这里不是凌珊的家吗?”我有些吃惊,住了五年的屋子,我怎么会找错地方呢?

“你说凌珊小姐啊,她一个月前把这间屋子转租给我了,至于她,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男人慵懒的揉了揉眼睛,“你有什么事情就去找她吧,别再来烦我了。”说完,关了门。

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凌珊搬家竟然没有告诉我,还把屋子转租了,这一个月里我们虽然聊天的次数明显减少,但她明明有那么多机会能告诉我。从刚才男人开启的门缝看进去,出租屋早已不是我们当初住的那般干净整洁了。

我又拨通了房主的电话。

“喂?徐先生?好久没联系了啊。”房主是一位年迈的奶奶。

“林奶奶,您还记得我啊。”

“当然,大作家嘛,还以为你去了大城市,就把我们这些老朋友忘了。”电话那头奶奶和蔼的笑着。

“那当然不会了奶奶。对了,问您一件事,凌珊已经把我们之前租的房子转租给别人了吗?”

“啊,凌珊啊。对,对,她一个月前告诉我要搬走,然后介绍了一个租客给我,我看那个男人虽然邋遢,但还算老实,就同意了。”奶奶一字一句慢慢的说着。

“那您知道她搬去哪里了吗?”

“我记得她之前提过,好像是搬去了新公司边上的一间公寓。”

“好的,我知道了,奶奶,谢谢您。”说完,我挂了电话。

新公司的地址,我记得凌珊有告诉过我,我顺着地址找过去,是一栋普通的写字楼,而凌珊之前一直从事的是编辑的工作。

刚走到大厦门口,远远就看见凌珊从大厦的正门口走出来,穿着一身白领装,说起来,我还从来没看过她这样穿。刚要走上去叫她,就看见另一个男人从大厦里跑出来,叫住了她。两人好像说了什么话,男人顺势揉着她,两人有说有笑,就像一对情侣的样子。

我顿时慌了神,真的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会遇到这种事情。不知道是哪一种心情,我从包里拿出手机,拨打了凌珊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我默默的跟在凌珊和那个男人后面,见她打开包拿出手机,随即又将电话挂掉。

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我大概已经知道了结果。方才想起来,这个月有好几次我的电话是被挂断的。

“这算什么?”我握着电话,看见他们转身进了一个小区。

这大概是凌珊想要的生活吧?公司离家不远,爱人就在身边。那么,我们这样又算什么呢,各自出轨了?在我拼命想要打消出轨的念头的同时,凌珊却爱上了别人。我开始犹豫我应该要怎么办,是冲上去问个明白,还是乘车回家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一个人走在街头,这片熟悉的土地突然变得冰冷和陌生,我感觉到街道像个无尽的黑洞一样一点一点的吞噬我,而唯一可以倾诉心声的人也不复存在。在街上走了很久很久,我终于下定决心,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凌珊。

“我回来了。”

没过多久,就接到凌珊打来的电话。

“你……回来了?”凌珊的声音非常小,好像是躲在某个房间偷偷打电话。

“恩,现在有空吗?”我的语气非常平静。

“我……我现在要睡了。”

“那就明天吧,在你公司楼下,我有话对你说。”

“好。”

挂了电话,我意识到自己哭了。正当我想伸手擦眼泪的时候,手机再一次响起来,是布雷,真是会选时间。

我努力抑制住眼泪和哭腔,接通了电话。

“喂?”我用力压低自己嗓音,尽量减少说话,防止布雷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冽哥,我刚刚从那个村子调查回来,发现了一些可疑的地方。”布雷在电话那头很激动。

“可疑的地方?”

我放下电话,整理好情绪,又重新拿起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