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后老婆又轰动全球了!》小说刘佩佩傅仁最新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 2021-11-27 12:57:55 主角:刘佩佩傅仁 作者:剑解谜语
歌后老婆又轰动全球了! 已完结

歌后老婆又轰动全球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剑解谜语 主角:刘佩佩傅仁

《歌后老婆又轰动全球了!》小说刘佩佩傅仁最新章节阅读

《歌后老婆又轰动全球了!》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刘佩佩傅仁的小说是《歌后老婆又轰动全球了!》,本小说的作者是剑解谜语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开车出个门撞见前男友和妹妹上演车震,还被鼎鼎大名的巨富傅仁的车撞了。 对方问她名字,刘佩佩表示不是谁都能知道她的名字。 “我姓无,名缘,我们无缘,做不了朋友,抱歉。” 后来刘佩佩成了国民歌后,不仅要在舞台上发光发热,还得虐渣打脸,忙得脚不沾地。 傅总只能深夜在家见到她,搂着她的小蛮腰撒娇,“做不成朋友,也可以做夫妻,对吧?”...

点击查看 洛小萌和霍亦夜小说 更多相关内容

《歌后老婆又轰动全球了!》第008章定情信物免费试读

姚命从刘佩佩的宿舍里出来,走出校园,乘出租车驰骋了一段路,再下车,走向一片树林。

树林里桃花落了,李花落了,梨花也落了,但晚开的杏花还没有完全落尽,残瓣挂在枝头。

姚命一进入树林的边缘,就看见光影闪闪,残花飘落,飒飒有声。

光影来自何处?来自剑。

剑来自哪里,剑在某神秘人手中。

姚命看见一把剑上下游走,左刺右挑,轻如春梦,柔如相思,剑光所到之处,树叶生风,花落纷纷,像怀春少女的哀怨。

当神秘人出现在姚命的眼前,便变得不再神秘,他就是傅仁。

一个月多前,他曾乘坐自己的私人专机欣赏风筝,发现两名歹徒亵渎刘佩佩,他命令自己的保镖队长降落飞机,下去赶跑了歹徒。

一个多月以来,他知道了刘佩佩所在的地址,知道她既是音乐教师,又是歌手,还知道她对物欲没有过高的追求,对她的爱慕之心更甚,但一直找不到试图接近她的办法,便认识了姚命,希望姚命充当他和刘佩佩相亲的媒介。

其实,他压根儿不是姚命的表哥,所谓表哥,那只是姚命自己编造的善意的谎言。

他看到姚命来了,就停止舞剑,收剑入鞘,问:“她答应五一劳动节赴约吗?”

她当然是指刘佩佩了。

姚命说:“祝福你,她爽快答应了,我说你是我表哥,但没有把名字告诉她。”

傅仁说:“她要是知道我的名字,就不会赴约了。”

姚命奇怪地问:“你条件这么好,有多少美女追逐你,就像苍蝇蚊子追逐烂鱼烂肉,你统统看不上,为什么对她情有独钟,她为什么又会拒绝你?”

傅仁说:“这些问题,我不必回答你。”

姚命把手一伸,说:“拿来,八万块介绍费!”

傅仁说:“八字还没有一捌,你就找我要钱,是不是太早了?”

姚命说:“我在她面前,为你说尽了好话,口水都流了一大缸,要不是我尽心尽力帮你,为你们穿针引线,她就不会答应在五一劳动节见你。”

傅仁说:“如果她在那天到场了,无论我们见面是不是很开心,我都少不了给你好处,但要等到那天再说。”

姚命说:“好,过了五一劳动节,我想看见我的银行卡上增添了八万块钱。”

傅仁说:“你好像对钱特别感兴趣?”

姚命说:“唉,算了,谈钱伤感情。”

“谈感情伤钱。”傅仁笑了。

姚命说:“我虽然对钱感兴趣,便对感情更感兴趣,别人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我却不同,我谈钱增进感情,谈感情增进钱。”

傅仁说:“谈钱赚感情,谈感情赚钱,这是处理钱和感情最高的生活境界。”

姚命说:“简直比珠穆朗玛峰还高。”

傅仁说:“如果一个人的生活境界能高超到珠穆朗玛峰的程度,那就是完美的生活,这人就是完人。”

姚命说:“金无足赤,但人有完人。”

傅仁说:“你好像就是完人中的完人,是极品完人。”

姚命说:“我不是,我觉得你就是,你不仅会赚钱,还会舞剑,剑术达到西门吹雪的境界。”

幸好傅仁读过古龙的武侠小说《陆小凤》。

西门吹雪是该书中的主人公之一,是江湖中公认的剑仙,天上地下,没有人能躲过他一剑,剑光一闪,鲜血溅出!收回长剑时,他轻轻一吹,剑锋上滑落一串血花。

因此,西门吹雪吹的不是雪,是血……

傅仁说:“西门吹雪是古龙虚构的人物,不符合历史唯物主义,你不要把我跟他硬扯到一起。”

姚命说:“你是现代人,怎么会有古代的剑?而且还擅长剑技。”

傅仁说:“这你就不懂了,现代是古代的延续,古人用剑,是不争的事实,我这把剑叫做相思剑,来自古代。”

姚命更奇怪了,问:“古代的剑怎么会流传到你手中?”

傅仁说:“这把相思剑是傅氏家族继承人联姻的定情信物,是我家祖先从唐代流传下来的传家-宝,流传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接着,他向姚命娓娓道来,在唐代,傅家就是剑术世家,家族以相思剑传家,传男不传女,只有傅家嫡长子才能继承此剑,据家谱和宗法记载,傅氏家族的嫡长子娶亲时,必将此剑赠与新娘,如果丈夫以后不忠于妻子,为妻者定斩不饶。

相思剑是忠于爱情的象征。

当年,傅仁的父亲从傅仁的祖父手中继承了相思剑,他的父亲和他的母亲在恋爱期间,就把相思剑赠送给她。

他的父母相爱至深,但在傅仁十二岁那年,他们双双到美国拓展傅氏集团的业务,遭遇美国黑社会组织华青帮的绑架,双双殒命。

傅仁是父母的独子,自然义无反顾了继承了家传的相思剑,他希望有一天,把它作为定情信物,赠送给自己的心上人。

姚命听完傅仁的讲述,拍案称奇,说:“剑通常是充满暴力和血腥的不详之物,但你们傅家的剑却是跟爱情和相思紧紧相连,这就是你们傅仁的传世精神,我为你们家族点赞,OK,OK,大大地OK。”

可惜没有桌案可拍,不然,他在拍案称奇时,早就把桌案拍断了。

傅仁从剑鞘里抽出相思剑,对着树林里漏出来的阳光,看了又看,吟咏出一句:“骨纵相思当寸断,禅心难付剑与箫。”

“好诗,好诗,这就是相思剑的精髓,能不能把剑递给我欣赏欣赏。”姚命征求傅仁的意见。

傅仁把剑递给姚命。

姚命接剑,只见剑长二尺八寸,剑宽半指,银白的剑身上,刻着几行字迹,剑柄上,飘扬着寸余长的红绫。

再仔细一看,那字迹历历分明,合成一首诗:红颜远,相思苦,几番情,难相付。百年修得同船渡,剑斩负心难相顾。

姚命看完相思剑上的相思诗,又是一阵感叹:“包青天的上方宝剑斩杀陈世美,这把相思剑专杀负心汉,监督男人忠于爱情,不愧是家族兴旺的传家-宝,不愧是定情信物。”

说完,他把剑交给傅仁珍藏到剑鞘里。

傅仁拿着藏剑的剑鞘,说:“这把相思剑还不知能不能送出去?”

姚命说:“你是江海市的第一富豪,又如此忠于爱情,有哪个女人会拒绝相思剑,这把剑一定能赠送出去,如果没人要,我要。”

傅仁说:“你要?我一剑杀了你。”

姚命笑了:“我是跟你开玩笑,我又不是女人,怎会要你的定情信物?不然,别人说我是搞同性-恋的变态狂。”

傅仁微微一笑:“我说一剑杀了你,也是跟你开玩笑。”

姚命说:“再过两天就是五一劳动节了,不开玩笑,我说实话,让我提前祝福你,在即将到来的节日里,你将为本剑找到女主人。”

傅仁说:“你又在开玩笑?”

姚命说:“这不是开玩笑,你这把剑一定能送出去,我衷心地祝福你。”

傅仁得到了些许安慰,专心等候五一劳动节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