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君的小邪后by萌千喜 明若邪司空疾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 2021-12-21 12:24:32 主角:明若邪司空疾 作者:萌千喜
病君的小邪后 已完结

病君的小邪后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萌千喜 主角:明若邪司空疾

病君的小邪后by萌千喜 明若邪司空疾免费阅读

《病君的小邪后》小说介绍

经典之作《病君的小邪后》,是作者萌千喜所编写,深受书友的广大喜爱,推荐阅读。小说简介:轰了医研所穿越而来的明若邪,遇上美到妖孽的病王爷在选妃。“王爷,我可甜可盐,可萌可辣,喂药都用嘴!”“丑拒。”“王爷有病我有药,我俩天生一对。”“考虑。”“他们都想要王爷的命,我替你灭了他们。”“就你了。”...

点击查看 缙王死人堆选妃 更多相关内容

《病君的小邪后》第10章免费试读

第10章

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微抬眼睑扫了一眼殿外,神情松缓了一些。

很好,缙王还没来。

等到退朝,缙王还没有及时赶到的话,这次交易就算他输了。

他也能够保住龙涎草籽。

龙涎草籽本就珍贵无比,澜国皇室也只收了一点点,给了缙王,他的心要滴血。

反正,只要缙王选不到王妃,他就可以把龙涎草籽省下来。而且缙王也会很快熬不住死去,也就不用担心临玉那个丫头再闹了。

到时候他跟大贞国君也有得交代。

百官们面面相觑。

缙王还没来啊。

难道是真赶不上了?

皇帝又扫了个眼风给太监总管,太监领会,扯着声音:“退......”

“缙王晋见——”

殿外,一道通传声,打断了太监总管的声音。

咣。

澜帝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缙王竟然险险地在最后一刻赶到了。

太监总管向来最擅长揣摩帝心,见状便凑了过去,小声地道:“皇上,这缙王也未必能选了妃子回来。”

澜帝皱了皱眉,不过,想想也是。他是知道皇后暗中做的小动作的,把缙王车夫给换了,把人拉到了沉仙岭去。

不过他没有从中阻拦,就是觉得这么一来缙王更不可能找到王妃人选,这样正中他下怀。

“宣。”

就让他进来吧。

马车驶进宫门时,明若邪掀开了车帘。

微白晨光之下,雄伟壮丽的皇宫屹立在眼前。

朱红宫墙,白玉雕栏,琉璃黄瓦,勾檐飞角。

重重宫阙,华丽丽地展开了一幅皇家画卷。

宫门前,持刀侍卫面无表情,列队如松。

马车竟未被拦下,直冲而进。

宫殿在两旁掠过,寂静里带着皇宫的古沉气息,缓缓压了过来。

离金銮殿还有一重门时,马车便停了下来,崔公公望了眼天色,赶紧跑向金銮殿。

“缙王晋见!缙王晋见!快报!”

皇后娘娘可说了,缙王今天务必要娶了王妃。

要他成亲,也要他受辱。

“皇上宣缙王晋见——”有唱声传了过来。

明若邪望着外面白玉宫廷广场,还有那正中的一座大殿,手指也微微握了起来。

澜国皇帝和文武百官就在那大殿里了。

他们要去打这一仗了。

明若邪伸手拽了拽司空疾的衣袖。

“王爷,醒醒,皇帝宣了。”

司空疾缓缓睁开了眼睛。

美男如此轻抬眼眸时,睫毛如扇,微微颤动,乱人心弦。

“下马车吧。”

进宫时,星坠和陶大夫是不能进来的,换了一公公驾了他的马车进来,这时也正伸手来扶缙王。

“王爷快些下车,莫让皇上等急了。”

他看了明若邪一眼,赶紧移开眼神去。

缙王如此清朗无双,竟然要娶这么一个灰头灰脸的丫鬟为妃?

而且,他还在这个丫鬟身上闻到了很浓的血腥味,想必是一身的伤。难道缙王当真去沉仙岭选妃了?

等缙王带着明若邪往大殿走去,拉了马车的公公立即就招手叫来了一名小太监,压低了声音。

“去,跟各位给了银子买消息的娘娘说,就说缙王当真带了一个灰头灰脸又丑又弱还浑身是伤的丫鬟进宫来了。”

“是!”小太监机灵地跑了出去。

顷刻,后宫各妃嫔都收到了消息。顿时都炸开了。

缙王那般绝色男子,当真捡了个罪婢回来?

“快,再去探,看皇上赐不赐婚。”一时间,妃嫔们都让身边的人动了起来。

她们久居深宫,平素里消遣不多,缙王选妃这件事可以算是她们这一年来最关注的八卦了。

听得人心儿怦怦跳呀。

**得紧。

那边,明若邪正跟在司空疾身边,低着头走上了殿前的台阶。

不过这么十几级台阶,缙王和这丫鬟都喘得要提不起气来。

两旁守着的太监看着都不由得嘴角抽了抽,神情又是同情,又是幸灾乐祸,一时间有些扭曲。

澜帝坐在龙椅上,看着两人跟乌龟一样挪了进来,嘴角也是一抽。

缙王看着快要不好了啊。

“咳咳咳.缙王好不容易走到了澜帝座前,就要行礼,“臣咳咳咳咳.

只说了一个字,然后便又是一连串的咳嗽,咳得文武百官听着都觉得自己的喉咙和肺也不舒服了。

这病痨!

他们俱是一脸嫌弃,然后注意力便都落到了明若邪身上。

这一看,那叫一个嫌弃啊。

澜国多美人,上从皇后,下到一个小官家的千金,都美得各有不同,清粥小花,或是明艳牡丹,应有尽有。

这澜国百官们眼光倒也都不低。

可眼前这个少女,怎么能如此.糟蹋他们的眼睛呢?

全身上下,最好看的就是那身衣裳了!

——虽然这衣裳明显也不咋滴合身,太宽松了,袖子都长了,连手指头都盖住,长度也过了,走起路来拖拖曳曳,像是随时要踩到裙摆摔倒一样。

头都要垂下去了,一身的也不知道什么臭味.

文武百官都下意识地往两旁避了避。

有些衣衫鲜亮的文臣大夫们更是十分嫌弃地以袖掩鼻,眉头皱得快能夹死苍蝇。

更有人难掩幸灾乐祸看好戏的笑意。

“这就是缙王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的王妃?”

“什么王妃,不还得等皇上赐了婚才能算?”

“这万一是哪家后院处死的贱妾,缙王他不是扒拉了个破-鞋回府了?”

吃吃吃.

有人笑得十分轻佻邪气。

“如果是妾倒也罢了,万一是欢楼女子呢?这堂堂王爷,娶个欢楼女子为妃,他们司空家的脸面都要丢尽了。”

“别忘了,缙王可还是大贞六皇子,这丢的是大贞国皇室的脸啊。咱们皇后娘娘这一招可当真绝了。”

“你不要命了?竟敢当朝议论皇后娘娘的不是.

明若邪垂着头,跟在缙王身边,把周围文武百官的小声议论都听得一清二楚。

“缙王免礼了。”

澜帝实在是被缙王咳得难受,索性就不要他行礼了。

“谢皇上咳咳咳。”缙王便站直了。

澜帝的目光也早已经落在了明若邪身上。

“缙王,十日期限已到,你可挑中了王妃人选?”

“回皇上,咳咳,选中了,就是她。”

司空疾伸手将明若邪拉上前半步。